重重重重瀮

凹凸小甜饼【乙女】

凹凸小甜饼【安莉洁】

*ooc有的,这次是呆呆的小柠檬了(bushi

谢谢各位小可爱的喜欢,木马💗️💗️💗️

文笔渣,是乙女向,注意避雷

ok的话――――――――――――――――――――




安莉洁

“神会保佑你。”

今天的安莉洁也是元气满满呢。

你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安莉洁向所谓的神祈祷。

安莉洁是蛮高兴的,可是你现在头痛的要命。

你把头埋下去,抱着脑袋。这么多年的偏头痛,还真是有一点令人不爽呢。

“你……的头在痛吗?”

安莉洁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背。

“神告诉我……”

你猛地抬起头,安莉洁打了一寒颤。

“噗,我好得很,不用……嘶。”

!!!!!!!

安莉洁凑近了你的脸庞,少女的大眼睛眨巴着,手指放在如薄纸般的嘴唇旁,这样……太犯规了吧。

你下意识地往后仰,安莉洁眼疾手快地抱住你了,才没有让惨案酿成。

胡闹过后,你的头更加痛了,可还要强扯出笑容去应付眼前这个呆呆的少女,虽然你知道这样根本没有任何用,她会窥探出你的心思。

“其实……我这里有你平时吃的药的。”

安莉洁说着从包里掏出一盒药,外壳还是特意贴了便利贴,就好像她知道你会什么时候头疼一样。

她好像……还真知道。

你接过药,朝她道了谢就和着水吃了下去。你的大脑感觉快要爆炸了,吃了药渐渐开始好转,只是,有一点头晕。

你趴在桌子上,眼睛慢慢地合上了。

安莉洁轻抚着你的背,嘴里唱着摇篮曲,看到你睡了,俯下头用嘴唇碰了一下你的额头。

[圣女可不只会占卜哦]

神告诉我,你一定,只能是我的。


凹凸小甜饼【乙女向】

凹凸小甜饼【雷狮】

*ooc有,雷狮乙女向,注意避雷

这次是大猫猫,我终于写完了,文笔渣

下次是小柠檬,安哥还没写完:D

ok的话

――――――――――――――――――――――

雷狮

雷狮撑着头看着正在发牢骚的你。

“艹!为什么我不是男的!”

“啧,疼死老娘了!”

你忽然转头,视线刚好撞上雷狮。你整人都颤了一下。

“雷……雷狮老大?”

紫色的瞳孔正紧盯着你,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点点弧度。你看呆了,也感觉不到痛了。

“我这么好看?”

雷狮看着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你吓到了,使劲地摇了摇头。

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你察觉到了。

“啊……我不是说你不好看……”

你又使劲摇了摇头。

雷狮嘟着嘴转过头,没再看你。

你舒了一口气,又趴在桌子上发牢骚,只不过坐在旁边的雷狮只听到了呲呲呲的声音。

刚才的闹腾让你的小腹痛了一倍,你捂紧了肚子,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向来警觉的雷狮肯定察觉到了你的不适。轻轻拍了拍你的背。

“喂,鶸,没事吧。”

他没有笑了,眼里只有担忧。

你被吓得颤了一下,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没有任何动静了。

你继续发着牢骚,骂完这个又骂那个。

突然小腹传来了一阵温热。你往下一看,一只坚实白哲的手伸进了你的衣服里。你弹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雷狮,脸却在止不住地发热。

“三……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你颤抖着吐出了这几个字。

雷狮被你逗笑了,指了指你的肚子,你摸了摸。暖宝宝?!

好像没那么痛了,你警惕地坐下来,雷狮却突然凑近了你的脸,对着你的耳朵吐气。

“死而无憾。”

你简直都要石化了,不敢看他。

“逗你玩的,我雷狮没那么傻会在你18岁之前做那些事情。”

你松了口气。不对,也就是说,他会在你……!!!!!!!!

“想什么呢。”

他手里不知道哪来的红糖水,贴上了你的脸颊。

你接过红糖水,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

“没……没什么。”

你握紧了手里的红糖水。

“谢谢你。”

[海盗可是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宝藏的]

你每一个重要的日子我都记得。

凹凸小甜饼【乙女】

凹凸小甜饼【乙女向】

*ooc有,是凯莉

雷狮和安迷修因为我手贱不小心被删了……

会重写的(´;ω;`)

ok的话

―――――――――――――――――――――――





凯莉

你瞟了一眼旁边嘲笑你的凯莉,感到特别无奈。

“凯……凯佬,能不能不要笑了……”

你小心翼翼地试探。

“喂,你在命令本小姐?”

凯莉凑近了你的脸庞,好看的眼睛紧盯着你。

“不……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被吓到了,赶紧向她道歉。

凯莉对你的反应很不满意。

“我说,你这么怕我?”

凯莉特地把本小姐改成了我,似乎是更“亲民”了一些。

你刚要说什么,却又刚开口就闭上了嘴,你望着她,低下了头。

“啧。”

凯莉有些生气了,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第一节上课都没有说过话。

正因为这样,你坐立不安,你转过去想和她道歉,却不小心碰到了膝盖上血还未止的伤口。

“嘶。”

凯莉猛地转过头。你马上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但是因为疼痛让你的脸不断抽搐。

太可恶了,早知道这样早上就不跑那么快了!你轻轻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腿。

凯莉当然看出了异样,抓起你的大腿就翻到她的面前。

“怎么伤的这么严重?我以为只是小伤……”

凯莉越说声音越小,她的瞳孔在颤抖着。

鲜血在你白哲的腿上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凯莉?”

你看她久久都不说话,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

“喂!我说你啊!你……”

你憨憨的笑了一下。凯莉刚想要教训你,现在却愣住了。

“没事的没事的。”

你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伸出手摸了摸凯莉的头。

凯莉好看的蓝色瞳孔缩紧,这样的你……

“你等一下,我去医务室去拿点东西。”

凯莉起身离开了。

“凯莉?”

你的手停在半空中,又放下了。

“谢谢你。”

你向她离开的方向笑了笑,很温柔,像太阳,而……凯莉早已融化在你的瞳孔里了。

凯莉关上门,靠在门上,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她啊……”

[魔女看上的猎物就别再想逃了]

这样的你,只能是我的。







凹凸小甜饼【乙女】

凹凸小甜饼【乙女向】

*ooc有,是嘉/瑞

辣鸡写手第一次写文,只希望轻喷

后面会有雷狮和安迷修,可能会有凯佬和小柠檬

ok的话――――――――――――――――――――





嘉德罗斯

你到教室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你把书包扔在座位上,松了一口气。要是迟到了,就又要被扣5分了。

你趴在桌子上,因为跑的太快,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渣渣?”

听到熟悉的声音,你抬头。嘉德罗斯正不可思议地望着你。

“没想到你这个渣渣居然也有不迟到的时候。”

嘉德罗斯高傲地哼了一声,坐在了你旁边。

是的没错,嘉德罗斯已经是你一个学期的同桌了。

你朝他笑了笑,又继续趴着。

糟糕……贫血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已经得了贫血,还会不定期地发作。

上课铃响了,嘉德罗斯见你还不起来,摇了摇你。

“喂,渣渣,上课了。”

…………

“渣渣?”

…………

[啧,这家伙贫血又犯了?麻烦]

嘉德罗斯拿出葡萄糖,兑在水里,这样能让你缓一缓。

你喝了嘉德罗斯给你的水,好多了,你望着他,眼里满是感激。

“罗斯……葡……”

“啧,是雷德的。”

你有些失望地低下头,每次在你贫血的时候,他总能第一时间帮你准备好葡萄糖水,你也因为这样,总是自作多情地以为……

“是我的啦,笨蛋渣渣。”

嘉德罗斯看见了你失望的表情,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但是看着这样的你,红晕早已爬上了耳根。

“唉唉?”

嘉德罗斯把头别到一边去,尽量挡住他有些发红的包子脸。

[我喜欢你啊……笨蛋渣渣……]

他喜欢你。





格瑞

早上走的太急,到现在,你连一口水都没喝。你趴在桌子上,很没精神。

“哐当”

你弱弱地抬起头。

“格瑞?唔。”

格瑞拿起热牛奶往你脸上贴,你被吓的一激灵。他有些气喘,手臂上也有一点雨水。

你接过牛奶,向他道谢。你看着手里热乎的牛奶,抿了抿嘴唇。

“格瑞……”

“?”

格瑞转过头望着你。

你没有看他,只是继续看着手中的牛奶,你摩挲着牛奶盒上的小雨点。

“你跑到小卖部去买热牛奶了?”

……

……

……

你转过头,放下手中的牛奶,捧住格瑞的脸。

“!!!”

格瑞瞪大了眼睛,你直视着他。

“以后不要干这种事情了!会感冒的……”

你的声音柔了下来。

你松开手,抓起牛奶猛吸一口。

“抱歉……刚刚是我不对。”

你不好意思地朝他道歉。

格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你,眼底里尽是温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红晕已经悄悄地爬上了他的耳根。

“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会再这样做了。”

你笑了笑。

“这才是乖孩子嘛。”

[对于这种事情,我还真是坏孩子]

对不起,下次不会再听话了。